行业动态

帕金森病患者出现吞咽困难缓解方法

咽是由神经肌肉共同参与的最复杂的动作之一,吞咽困难分为口咽型和食管型两种。口咽型吞咽困难指的是食物从口到咽部出现困难,食管型吞咽困难指的是食物通过食管时发生困难。帕金森病患者有20%~40%存在吞咽困难,多为口咽型吞咽困难。


帕金森病患者出现吞咽困难后,因为唾液不能被咽下而蓄积在口腔里引发流涎:食物不能吞咽下去而滞留在咽喉部容易引起窒息、咳嗽;如果食物或水被误吸入肺,容易诱发吸入性肺炎。另外,长时间吞咽困难,导致营养不良、体重减轻。


吞咽困难_副本.jpg


目前对于吞咽困难尚无有效的治疗方法,可通过治疗帕金森病吞咽困难症状可能得到缓解;也可求助于语言治疗师,加强语言训练,可以代偿弥补咽喉肌的肌力。


吞咽困难是很多中晚期帕金森病患者的共同问题,家属或陪护人员应了解如何调整饮食方案,以保证病患营养。

1、可选用半流质的饮食。

2、采用切碎、煮烂食物的方法,或用搅拌机将食物搅成匀浆状。

3、每口的食物都不能多。一定要细嚼慢咽,每吃一口吞咽2~3次,确认完全吞咽了,再吃下一口。

4、餐后要及时漱口,保持口腔清洁。

5、选用全营养素作为补充,三甲医院营养科一般都有。

6、训练咀嚼、吞咽功能:

指导患者做鼓腮,伸舌等练习。舌肌及吞咽肌群的运动能力的训练可提高吞咽反射的灵活性,并能防止吞咽肌群的废用性萎缩;平时多做吞咽口水的练习。

7、如果存在严重吞咽困难,再通过经口进食可能出现食物误吸入肺的风险,应在医生或营养师的指导下采取经鼻饲管喂食的方法,给身体提供必须的营养。


帕金森病患者如何进行语言障碍训练

帕金森这种疾病对于患者的影响是巨大的,很多患者出现语言障碍的临床表现。患者常常会因为语言障碍而变得越来越不愿意讲话,而越不讲话,又会导致语言功能更加退化,和家人长期没有语言交流,加上帕金森病患者的表情缺乏,常常造成患者和亲属情感上的交流障碍和隔阂。因此,患者必须经常进行语言的功能训练。


说话_副本.jpg


舌运动的锻炼

保持舌的灵活是讲话的重要条件,所以要坚持练习以下动作--舌头重复地伸出和缩回;舌头在两嘴间尽快地左右移动;围绕口唇环行尽快地运动舌尖;尽快准确地说出“拉-拉-拉”、“卡-卡-卡”、“卡-拉-卡”,重复数次。


唇和上下颌的锻炼

缓慢地反复做张嘴闭嘴动作;上下唇用力紧闭数秒钟,再松弛;反复做上下唇撅起,如接吻状,再松弛;尽快地反复做张嘴闭嘴动作,重复数次;尽快说“吗-吗-吗……”,休息后再重复。


朗读锻炼

缓慢而大声地朗读一段报纸或优美的散文。最好是朗读诗歌、唐诗、宋词或者现代诗歌,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来选。诗歌有抑扬顿挫的韵律,读起来朗朗上口,既可以治疗语言障碍,又可以培养情操,好的诗歌还可以激发抵抗疾病的斗志,是一个很好的方法。


唱歌练习

唱歌是一个很好的方法。患者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歌曲来练习。有的患者表示,患病之后,说话变得不利索,可唱歌却不受影响。坚持练习唱歌之后,说话也明显改善。更重要的是唱歌可以锻炼肺活量,有利于改善说话底气不足的感觉,还能预防肺炎的发生。


帕金森这种疾病会导致患者的失声,因此对于帕金森病语言障碍的训练也是很重要的,大家要重视起来。



【景昱-神经科学专栏】| 帕金森病患者DBS术后应该怎样使用药物?

今天为大家分享的是“景昱—神经科学专栏”第七十三期,由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周倩主治医师带来的帕金森病患者DBS术后应该怎样使用药物?,内容精彩,欢迎阅读。

1998年脑深部电刺激(deep brain stimulation,DBS)治疗帕金森病(parkinson’s disease,PD)在我国开始应用,术后程控需要系统化、个体化,依据每个患者病情发展和手术情况、起搏器参数,进行术后用药指导。在此之外,还需要配合心理治疗、康复训练,达到完整的程控。有条件的患者还可以开展远程医疗,在医生指导下,顺利进行出院后的家庭治疗。

1.jpg


病程早期开展DBS手术可以有效减少患者长期药物费用,但是并不意味着患者可以术后脱离药物治疗。相反,为达到手术最佳程控效果,最大效应发挥DBS优势,应遵循2012版《中国帕金森病脑深部电刺激疗法专家共识》和2014版《中国帕金森病治疗指南》,优先调整刺激参数,再进行药物调整,以期最好程度控制症状,同时减少药物副作用和并发症。

 

DBS常用靶点有底丘脑核(subthalamic nucleus,STN)及内侧苍白球(globus pallidus interma,Gpi),其他靶点还有丘脑腹中间核(Vim)和脚桥核(PPN)。STN-DBS术后和Gpi-DBS术后药物的调整是不一样的。


2.jpg

(A+B为内侧苍白球为靶点的GPi-DBS示意图;C+D为底丘脑核为靶点的STN-DBS示意图)

 

2017年4月,Chen Ling在JCMU杂志上发表了相关文献,回顾了国内外DBS术后1年内到最长15年随访用药情况:

3.jpg

PD患者行STN-DBS术后,运动症状明显改善,抗PD药物也在减少,幅度为20%~65%,多在40%~50%。但随访时间延长,使用神经安定剂及抗抑郁药的患者人数增加,术后未服用过该药的患者也可能加服。该研究结果提示STN-DBS对非运动症状的改善不如运动症状显著。但PD患者行Gpi-DBS术后,药物基本不减。

 

Chen Ling得出的结论是:PD患者STN-DBS术后药物应尽量减少抗PD药物的使用,而Gpi-DBS术后维持术前用药不减。两核团DBS术后开机时按术前原量用药,在调整好程控参数的情况下尽量减少STN-DBS术后用药。

 

4.jpg

(在美国,帕金森病患者治疗花费:用药2500美元/年*人;DBS手术花费100,000美元/人)

 

接受DBS治疗的帕金森病患者治疗目标是:延缓疾病进展,控制症状,延长控制症状的年限,尽量避免、推迟、减少药物的不良反应和并发症,提高工作能力和工作质量。DBS术后用药,应以减少药物用量为原则,同时也应把减少药物副作用和节省患者药物开支作为术后目标。

 

  • PD患者接受DBS手术后,术后清醒并可进食时就可以考虑使用抗PD药物,术后初始药物治疗与术前相同,此后根据患者的反应调整用药;

  • 一般我们在术后2~4周患者脑水肿消退,一般情况平稳时可考虑开机;

  • 一般而言,术后3-6月开始药物调整,药物调整要慢,撤药过快可能导致运动不能、淡漠加重等撤药恶性综合征。

 

除此之外服药后出现下面情况也可适量减药:

(1) 肌张力障碍出现或加剧;

(2) 异动症增加不能忍受;

(3) 姿势不稳前冲或跌倒;

(4) 躁狂或幻觉影响生活。


5.jpg


减药一般遵循缓慢、逐渐、分次、小量减的原则。顺序为:①COMT抑制剂及MAOB抑制剂;②抗胆碱能药物及金刚烷胺; ③减少部分多巴胺受体激动剂; ④减少部分多巴制剂。

 

帕金森病患者会出现主要临床症状和非运动症状。对非运动症状的药物管理可沿用术前用药的原则:

(1) 抑郁焦虑等情绪障碍随运动改善而改善,不能改善可加抗抑郁药物长期规律服用;

(2) 失眠若通过调整程控参数排除运动症状导致,则可加用安眠药;

(3) 自主神经功能异常通过减少抗PD药物升高程控参数改善。


接受DBS手术的帕金森病患者,需要完善术后程控,如调整起搏器参数,联合术后用药,以及配合康复训练,以达到最大效应发挥DBS优势的目的。


6.jpg


其中术后程控早期异动的处理主要包括刺激参数调整和药物调整。


如下图,术后每日药物用量波动,需要配合刺激参数调整,也就是药量减少同时调整刺激强度。两者配合,控制患者症状。

7.jpg

 

术后程控早期异动中药物用量调整,需要患者术后症状稳定,一般于术后3~6月开始逐步调整用量。患者可能使用一种或多种抗PD药物治疗,参照左旋多巴等效剂量换算表,可以适当替代并减少患者用药剂量。

8.jpg

举例,患者术前使用息宁控制病情,术后3~6月,按照患者情况,根据上述等效剂量换算表,可以将息宁置换成等效剂量美多巴。随后,逐步减少美多巴使用剂量,剂量稳定后可以酌情减少其他药物。这种剂量调整对于不耐受药物副作用的患者尤为重要。具体流程如图:

9.jpg

参考文献


1. Chin J, Medication after deep brain stimulation operation in Parkinson's disease , Journal of Chongqing Medical University 2017.Vol.42,No.6

2. Moro E,Lozano AM, Pollak P, et al. Long-term results of multicenter study on subthalamic and pallidal stimulation in Parkinson’s disease[J]. Mov Disord,2010,25(5);578-586.

3. Alexoudi A, shalash A, Knudsen K, et al. The medical treatment of patients with Parkinson’s disease receiving subthalamic neurostimulation[J].Parkinsonism Relat Disord,2015,21(6);555-560

4. Zibetti M, Cinquepalmi A, Angrisano S, et al. Management of antiparkinsonian therapy during chronic subthalamic stimulation in Parkinson’s disease[J].Parkinsonism Relat Disord,2009,15:s76-s80.

5. Charles PD, padaliya BB, Newman WJ, et al. Deep brain stimulation of the subthalamic nucleus reduces antiparkinsonism medicationcosts [J]. Parkinsonism Relat Disord,2004,10(8);475-479.


1 2 3 4 5 6 7 8 9 ...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