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公网安备 32059002001378号

苏ICP备14052187号

行业动态

【景昱-神经科学专栏】| 丘脑底核脑深部刺激治疗对帕金森病非运动症状的影响队列研究

作者简介

胡小吾.webp.jpg


胡小吾,教授,1986年毕业于第二军医大学。1991年起在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上海)神经外科工作。现任第二军医大学帕金森病专病诊治中心负责人,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华医学会上海市立体定向和功能神经外科学组副组长,中华医学会立体定向和功能神经外科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医师学会立体定向和功能神经外科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医师学会神经调控专业学术委员会委员,世界立体定向和功能神经外科学会会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评议人。


长期工作在临床一线,临床经验丰富,具有良好手术技能,完成大量中枢神经系统肿瘤手术和脑外伤手术,取得满意临床效果。专业特长为立体定向功能神经外科,擅长立体定向功能神经外科,在帕金森病、特发性震颤、肌张力障碍等疾病脑深部电刺激术(脑起搏器)和毁损术治疗方面具有较高造诣,为此项技术在国内推广作出重要贡献。在国内外杂志发表论著70余篇,获得多项国家自然基金面上项目和上海市科委重点科研基金资助,荣获上海市和军队多项科技进步二等奖获,荣立个人三等功1次。


出诊时间:星期四  全天


帕金森病(Parkinson’s disease,PD)症状可分为运动症状和非运动症状(non-motor symptoms, NMS),前者对多巴胺制剂疗效明显,而后者对巴胺制剂无明显疗效,多巴胺制剂还常常引起体位性低血压、幻觉、失眠等副作用,加重NMS症[1]。因此,与运动症状相比,NMS可能对生活质量影响更为严重,所以越来越被重视[2]。国内外研究表明(subthalamic nucleus, STN)脑深部电刺激(deep brain stimulation, DBS)可明显改善PD运动症状,但对NMS影响的报道不多,为此本研究评估STN-DBS治疗对NMS的效果。

资料与方法

1. 一般资料


2011年2月~2011年8月,连续的29例PD患者在第二军医大学长海医院神经外科接受STN-DBS治疗,并于术后6个月进行随访评估。其中男性17例,女性10例;年龄56~80岁,平均62.8±5.6岁;术前病程4~23年,平均9.4±3.8年;术前H&Y分期:2~4期,中位数3期;单侧手术6例(左侧1例,右侧5例,2例既往有右侧苍白球毁损术),双侧21例。所有患者术前均服用抗PD药物。手术方法同作者以往报道[3],共植入电极(Meditronic 3389)51根。术后一般在4周左右开机程控,并适当调整PD药物。


2. 量表评估和抗PD药量统计


术前1周和术后6个月进行以下量表评估:统一帕金森病评定量表(unified Parkinson’s disease rating scale,UPDRS) II、III、IV部分;非运动症状问卷(Non-motor symptoms questionnaire, NMSquest)量表[4];PDQ-39(the 39-item Parkinson’s disease questionnaire,PDQ-39)量表;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Pittsburgh Sleep Quality Index, PSQI);便秘问卷量表。同时计算每日等效左旋多巴剂量(daily levodopa equivalent dose,LED)[5]


3. 计学方法


连续变量资料以 表示。符合正态分布的连续计量数据采取配对Student-t检验,不符合正态分布的计数或计量数据采取Wilcoxon符号秩检验。所有统计分析软件为SPSS 15.0,P <0.05为有显著统计学差异。以术后各量表得分的变化做应变量,以可能的影响因素的评估结果做自变量,通过多元线性回归或Logestic回归(逐步法)寻找影响因素。

结   果

27例患者完成术后多量表的临床随访。


1. UPDRS评分 


药物“关”期,术后6个月UPDRS II、III、IV部分的改善率分别为44.8%、55.6%和 58.8%。


2. NMSquest


术前和术后6个月NMS数量平均分别为14.5±4.3(8~23)个和11.9±4.3(3~25)个,有显著的统计学差异(P<0.001)。术后半年改善率最高的前五项NMS症状依次是疼痛(72.7%)、入睡困难(55%)、相信幻觉(50%)、幻听幻视(50%)和跌倒(45.5%);改善率最低甚至加重的前五项NMS症状依次是体重改变(-125%)、吞咽困难(-25%)、规律夜尿(-25%)、嗅觉减退(-18.2%)、流涎(-16.7%)。除此五项外,其他症状均无明显加重。NMSquest变化情况列为应变量进行多元线性回归分析来发现NMS数量的变化和患者的性别、年龄、术前药物剂量、术后UPDRS III的改善率无统计学意义上的相关。


3. PDQ-39中6大类NMS


PDQ-39量表评分根据公式换算成PDQ-39 SI评分后列于下表1。其中,认知功能和身体不适症状的改善有显著的统计学差异。所有患者的性别、UPDRS II改善率、UPDRS III改善率列为自变量,PDQ-39 SI的差值和改善率分别列为应变量进行多元线性回归分析(逐步法),UPDRS III的改善率作为自变量进入方程,如下:YPDQ-39 SI差值=-10.36+0.42XUPDRS-III改善率,P=0.005,R2=0.274


表1. STN-DBS术前、术后PDQ-39 SI及改善率(n=27)

1.webp.jpg

注:本表中数据采用Wilcoxon符号秩检验,*:P<0.05


4. 睡眠质量


术前和术后PSQI总分平均分别为35.0±8.5和28.0±7.5,二者相差有显著统计学差异(P<0.001)。术后睡眠质量好转22人,其中明显好转(好转率>30%)有8人,术后睡眠质量下降有5人。所有患者的睡眠时间均延长或无变化,无缩短的病例。术前每日平均睡眠时间为5.49±1.72h,术后为6.65±1.57h,二者相差有显著统计学差异(P<0.001)。详细的PSQI评估内容见表2。注:本表中数据采用Wilcoxon符号秩检验;*:P<0.05


所得回归方程分别为:

YP术后PSQI = 21.04+0.43X术前PSQI-0.14XUPDRS-III改善率P术前PSQI = 0.006,PUPDRS-III改善率 = 0.034;R2 = 0.514。

Y术后睡眠时间 = 2.80+0.70X术前睡眠时间,P < 0.001,R2 = 0.590。


表2. STN-DBS术前、术后PSQI分类项目评分中位数(n=27)

2.webp.jpg

注:本表采用Wilcoxon符号秩检验,*:P<0.05


5. 便秘情况


术前便秘评分平均为7.9±2.4,术后降低至5.7±2.6(P<0.001)。术前有24人主诉便秘,术后有18人。术前16人需服用抗便秘药物,术后有10人。便秘程度评分中位数由3降至2,每次大便间隔时间由平均2.3天降至2天。

Y便秘评分差值 =-2.4+0.012 ,P < 0.001,R2 = 0.481


6. 术后LED变化


术后27例患者的平均LED由术前的844.0±335.4mg,术后为533.0±233.6(P<0.001),降低幅度达36.8%。

讨   论

NMS在疾病中晚期对患者生活质量产生严重负面影响,甚至对某些晚期患者的影响要高于运动症[6]。但是在PD研究,尤其是外科治疗的研究中,主要以运动功能的改善作为主要评价内容,因此目前对于STN-DBS的NMS疗效仍有不同看法。国内宣武医院的结果显示DBS手术不能改善所有NMS症状,但可以减轻疼痛、感觉异常、失眠、多梦、不安腿、体重下降等症[7]。Witjas等[8]报道了单侧STN-DBS可以显著改善感觉、认知和植物神经失调症状,对心理精神症状也有一定改善。该作者认为可以将NMS列为STN-DBS的适应证。


NMSquest包含大量的独立性问题,反映患者NMS症状的数量多少,是各种治疗对NMS效果最直接的体现。本研究NMSquest量表评估发现STN-DBS术后NMS的数量显著下降,说明对NMS有良好的疗效。从具体评估项目来看,入睡困难、疼痛、腿部不适、便秘和起立时头晕等症状改善最大,其中前三项的改善有显著的统计学差异。对其他一些植物神经失调症状(多汗、排便不尽、尿急等)、跌倒、焦虑、复视、幻觉等也有一定的作用。多数研究者也认为睡眠障碍、躯体不适感等症状可以在STN-DBS术后明显改善,但对植物神经症状、认知障碍等症状的改善情况有较大的分歧。本研究中术后明显加重的症状是体重改变(本组中均为体重增加)、吞咽困难、规律夜尿、嗅觉减退和流涎等,但均无显著统计学差异。


PDQ-39的17-39项六大类NMS的情况不仅能对于NMSquest的问题有很好的补充,而且每个问题根据发生频率有5级评定,并根据计算公式将每一部分的得分换算成标准分数,有较好的效度和信度[9]。本研究发现,STN-DBS术后PDQ-39 SI较术前降低了12.8分,改善率达30.4%。除了运动能力和生活质量2大类症状外,身体不适症状和认知功能等症状也明显改善。多元线性回归分析发现手术前后PDQ-39 SI的差值和UPDRS-III的改善率有线性相关,运动症状改善所致的PDQ-39中运动能力和生活质量部分评分下降权重占27.4%。PDQ-39 SI中与运动相关的问题所占的权重约为25%,因此UPDRS-III的改善率可能仅说明了PDQ-39中的运动部分,而其余的非运动症状部分的改善可能与其他因素相关。


本研究通过PSQI评估发现患者术后睡眠质量明显提高,睡眠时间明显延长。同时还发现,STN-DBS术后睡眠质量的提高主要体现在入睡困难、早醒、疼痛等症状的改善,而对冷感觉、打鼾、噩梦等症状改善不明显。PD患者的睡眠障碍既有生理和心理因素,也有病理学基础和神经递质的改变,并且和疾病严重程度明显相关[10]。根据Braak[11]的理论,Leyws小体累及脑干觉醒中枢时即可引起睡眠障碍和日间思睡等。而且多数PD患者合并的抑郁症状也容易导致失眠。另外,PD患者脑内多巴胺、五羟色胺、γ-氨基丁酸等多种神经递质的改变也是睡眠障碍的重要原因。STN-DBS是否能通过改变脑内神经递质变化或神经网络活动来改善睡眠,这需要更多基础研究。本研究也提示入睡困难、早醒、疼痛等症状一般是由运动症状所致,可以通过运动症状的改善而缓解,因此这些NMS症状可以作为手术适应症之一。而感觉障碍、噩梦等神经功能紊乱所致的症状则难以通过DBS得到缓解。


便秘是有较明显改善的NMS症状。本研究结果也显示术后便秘程度和抗便秘药药量均呈下降趋势,大便次数呈上升趋势。最近的研究显示便秘等胃肠道症状和左旋多巴的服用有关[12],因此便秘的改善可能和患者LED减少有关。


参考文献

1. Chaudhuri KR,Healy DG,Schapira AH . Non-motor symptoms of Parkinson's disease: diagnosis and management [J]. Lancet Neurol,2006,5(3):235~245.


2. Shulman LM. Understanding disability in Parkinson's disease[J]. Mov Disord,2010,25(Suppl 1):S131~135.


3. 梁晋川,周晓平,姜秀峰,等.戴立体定向仪磁共振复查在帕金森病丘脑底核脑深部刺激术中的意义[J].立体定向和功能性神经外科杂志,2011,24(3): 135~137.


4. Chaudhuri KR, Martinez-Martin P, Schapira A, et al. International multicenter pilot study of the first comprehensive self-completed nonmotor symptoms questionnaire for Parkinson's disease: the NMSquest study[J]. Mov Disord,2006,21(7):916~923.


5. Tomlinson CL, Stowe R, Patel S, et al. Systematic review of levodopa dose equivalency reporting in Parkinson's disease[J]. Mov Disord,2010, 25(15):2649~2653.


6. Hely MA, Reid WG, Adena MA, et al. The Sydney multicenter study of Parkinson's disease: the inevitability of dementia at 20 years[J]. Mov Disord,2008,23(6):837~844.


7. 张宇清,李勇杰,李建宇,等.脑深部电刺激对帕金森病非运动症状的疗效(附102例病例分析)[J].中华神经外科杂志,2009,3(2):245~247.


8. Witjas T,Kaphan E,Regis J,et al. Effects of chronic subthalamic stimulation on nonmotor fluctuations in Parkinson's disease [J]. Mov Disord,2007,22(12): 1729~1734.


9. Luo W,Gui XH,Wang B, et al. Validity and reliability testing of the Chinese (mainland) version of the 39-item Parkinson's Disease Questionnaire ( PDQ-39) [J]. J Zhejiang Univ Sci B, 2010,11(7): 531~538.


10. Olanow CW,Stern MB,Sethi K. The scientific and clinical basis for the treatment of Parkinson disease (2009)[J]. Neurology. 2009, 72(21Suppl. 4): S1~S136.


11. Braak H,Ghebremedhin E,Rub U, et al. Stages in the development of Parkinson's disease-related pathology[J]. Cell Tissue Res, 2004,318(1):121~134.


12. Stowe R,Ives N,Clarke CE,et al. Meta-analysis of the comparative efficacy and safety of adjuvant treatment to levodopa in later Parkinson's disease [J]. Mov Disord, 26(4), 587~598.


帕金森病(综合症)患者如何进行康复锻炼?

放松和呼吸锻炼

找一个安静的地点,放暗灯光,将身体尽可能舒服地仰卧。闭上眼睛,开始深而缓慢地呼吸。腹部在吸气时鼓起,并想象气向上到达了头顶,在呼气时腹部放松,并想象气从头顶顺流而下,经过背部到达脚底,并想象放松全身肌肉。如此反复练习5-15分钟。还可以取坐位,背靠椅背,全身放松,将两手放于胸前做深呼吸。


面部动作锻炼

帕金森病患者的特殊面容是“面具脸”,是由于面部肌肉僵硬,导致面部表情呆板,因此做一些面部动作的锻炼是必要的。

皱眉动作

尽量皱眉,然后用力展眉,反复数次。用力睁闭眼 

鼓腮锻炼

首先用力将腮鼓起,随之尽量将两腮吸入。露齿和吹哨动作,尽量将牙齿露出,继之作吹口哨的动作。对着镜子,让面部表现出微笑、大笑、露齿而笑、撅嘴、吹口哨、鼓腮等。


头颈部的锻炼

帕金森病患者的颈部往往呈前倾姿势,非常僵硬,许多人以为是颈椎病造成的。如果不注意颈部的运动和康复,容易加重姿势异常,表现为驼背日益严重。下面介绍一套颈部康复的方法。但要注意,由于帕金森病患者多为老年人,多伴有程度不同的颈椎病。因此,在进行下述锻炼时一定要循序渐进,逐步加大动作幅度,运动时动作要缓慢轻柔。头向后仰,双眼注视天花板约5秒钟,上下运动:然后头向下,下颌尽量触及胸部。左右转动:头面部向右转并向右后看大约5秒钟,然后同样的动作向左转。面部反复缓慢地向左右肩部侧转,并试着用下颌触及肩部。左右摆动:头部缓慢地向左右肩部侧靠,尽量用耳朵去触到肩膀。前后运动:下颌前伸保持5秒钟,然后内收5秒钟。


康复锻炼_副本.jpg


躯干的锻炼

侧弯运动

双脚分开与肩同宽,双膝微曲,右上肢向上伸直,掌心向内,躯干向左侧弯,来回数次;然后左侧重复。

转体运动

双脚分开,略宽于肩,双上肢屈肘平端于胸前,向右后转体两次,动作要富有弹性。然后反方向重复。
腹肌锻炼

平躺在地板上或床上,两膝关节分别曲向胸部,持续数秒钟。然后双侧同时做这个动作。平躺在地板上或床上,双手抱住双膝,慢慢地将头部伸向两膝关节。

腰背肌的锻炼

俯卧,腹部伸展,腿与骨盆紧贴地板或床,用手臂上撑维持10秒钟。俯卧,手臂和双腿同时高举离地维持10秒钟,然后放松。反复多次。

上肢及肩部的锻炼

两肩尽量向耳朵方向耸起,然后尽量使两肩下垂。伸直手臂,高举过头并向后保持10秒钟。双手向下在背后扣住,往后拉5秒钟。反复多次。手臂置于头顶上,肘关节弯曲,用双手分别抓住对侧的肘部,身体轮换向两侧弯曲。


手部的锻炼

帕金森病人的手部关节众多,容易受肌肉僵直的影响。患者的手往往呈一种奇特屈曲的姿势,掌指关节屈曲,导致手掌展开困难;而其它手指间的小关节伸直,又使手掌握拳困难。针对这种情况,患者应该经常伸直掌指关节,展平手掌,可以用一只手抓住另一只手的手指向手背方向搬压,防止掌指关节畸形。还可以将手心放在桌面上,尽量使手指接触桌面,反复练习手指分开和合并的动作。为防止手指关节的畸形,可反复练习握拳和伸指的动作。


下肢的锻炼

双腿稍分开站立,双膝微屈,向下弯腰,双手尽量触地。左手扶墙,右手抓住右脚向后拉维持数秒钟,然后换对侧下肢重复。 

“印度式盘坐”

双脚掌相对,将膝部靠向地板,维持并重复。双脚呈“V”型坐下,头先后分别靠向右腿、双脚之间和左腿,每个位置维持5-10秒钟。


步态锻炼

大多数帕金森病患者都有步态障碍,轻者表现为拖步,走路抬不起脚,同时上肢不摆臂,没有协同动作。严重者表现为小碎步前冲、转弯和过门坎困难。步态锻炼时要求患者双眼直视前方,身体直立,起步时足尖要尽量抬高,先足跟着地再足尖着地,跨步要尽量慢而大,两上肢尽量在行走时作前后摆动。其关键是要抬高脚和跨步要大。锻炼时最好有其他人在场,可以随时提醒和改正异常的姿势。
病人在起步和行进中,常常会出现“僵冻现象”出现,脚步迈不开,就像粘在地上了一样。遇到这种情况,不要着急,可以采用下列方法:首先将足跟着地,全身直立站好。在获得平衡之后,再开始步行,必须切记行走时先以足跟着地,足趾背屈,然后足尖着地。在脚的前方每一步的位置摆放一块高10-15公分的障碍物,做脚跨越障碍物的行走锻炼。但这种方法比较麻烦,在家里不可能摆放一堆障碍物,因此借助“L”型拐杖是一个很好的方法。


155947250_huge (1)_副本.jpg


平衡运动的锻炼

帕金森病病人表现出姿势反射的障碍,行走时快步前冲,遇到障碍物或病人突然停步时容易跌倒,通过平衡锻炼能改善注重症状。双足分开25-30公分,向左右、前后移动重心,并保持平衡。躯干和骨盆左右旋转,并使上肢随之进行大的摆动,对平衡姿势、缓解肌张力有良好的作用。


语言障碍的训练

患者常常因为语言障碍而变得越来越不愿意讲话,而越不讲话,又会导致语言功能更加退化。和家人长期没有语言交流,加上帕金森病患者的表情缺乏,常常造成患者和亲属情感上的交流障碍和隔阂。因此,患者必须经常进行语言的功能训练。
舌运动的锻炼
保持舌的灵活是讲话的重要条件,所以要坚持练习以下动作--舌头重复地伸出和缩回;舌头在两嘴间尽快地左右移动;围绕口唇环行尽快地运动舌尖;尽快准确地说出“-拉-拉”、 “卡-卡-卡”、 “卡-拉-卡”,重复数次。

唇和上下颌的锻炼

缓慢地反复做张嘴闭嘴动作;上下唇用力紧闭数秒钟, 再松弛;反复做上下唇撅起,如接吻状,再松弛;尽快地反复做张嘴闭嘴动作,重复数次;尽快说“吗-吗-吗……”,休息后再重复。
朗读锻炼
缓慢而大声地朗读一段报纸或优美的散文。最好是朗读诗歌,唐诗、宋词或者现代诗歌,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来选。诗歌有抑扬顿挫的韵律,读起来朗朗上口,既可以治疗语言障碍,又可以培养情操,好的诗歌还可以激发您的斗志,是一个很好的方法。
唱歌练习
唱歌是一个很好的方法。您可以选自己喜欢的歌曲来练习。有的患者告诉我,换病之后,说话变得不利索,可唱歌却不受影响。坚持练习唱歌之后,说话也明显改善。更重要的是唱歌可以锻炼肺合量,有利于改善说话底气不足的感觉,还能预防肺炎的发生。

【景昱-神经科学专栏】| 帕金森病脑起搏器植入后注意要点

帕金森病病人在选择脑起搏器手术后,震颤、僵直和动作迟缓等运动症状得到较大的改善,然而全面提高生活质量,除了定期接受随访程控,患者术后运动康复,饮食选择以及生活方式的选择都非常重要。


综合我院多年大量术后病人管理经验来看,做好病人的早期术后管理,对于DBS脑起搏器植入的患者,症状改善,甚至仪器是否可以正常起效,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今天我们就浅谈一下帕金森病人脑起搏器植入后的一些要点。


1术后早期特别注意抗排异


帕金森病脑起搏器术后,包括更换刺激器术后,首先要防止排斥反应的发生。因为刺激器装置对于人体来讲,毕竟是一种“异物”,术后早期最容易发生排斥反应,这是人体的一种保护性的防御机制,发生的概率在1-2%之间。严重的排斥反应会导致植入物部位反复出现无菌性炎症,发生皮下积液,皮肤磨损,甚至破溃,植入装置外露,严重的要取出全部植入物。


术后根据病人植入部门的情况,给予适当的抗排异药物治疗,尽量避免取出植入物的严重后果。


2术后早期饮食注意事项


在术后早期要少吃“发物”,也就是容易导致过敏反应的异体蛋白,如海鱼、虾、蟹类等富含组织胺类的海鲜,食用菌类的蘑菇、香菇等,蔬菜类的竹笋、芥菜、菠菜等。酒、葱、蒜、辣椒等辛辣性物质容易导致毛细血管扩张,引起炎症的扩散,不利于创口的愈合。同时患有溃疡性肠炎等自体免疫病的患者尤其要注意,特别是既往食用后曾出现过敏反应的食物。


对于患有糖尿病的帕金森病患者还要控制好血糖,高血糖影响伤口愈合,发生排异的几率更高。


图片.webp.jpg


3谨慎注意染发剂和化妆品的使用


我院发生有3例在术后因为使用染发剂导致头部电极植入部位发生排斥反应的病例;也有出现在术后5年,更换胸口的刺激器后,头部发生排斥反应,因此每次植入异物后身体都会有一个阶段处于敏感期,除了饮食外,建议术后的患者不要染发;对于化妆品容易过敏的患者,术后不要使用此类化妆品。


4术后早期的运动


颈部皮下延伸导线的牵拉感也是植入物相关的并发症。很多患者术后头部不敢转动,怕拉动导线导致移位。颈部的延伸导线在术后3个月左右会被周围的纤维组织包裹固定,在术后早期应该适当地活动颈部,让导线有足够的活动空间,避免导线形成的条索过短。我们瑞金医院在手术时,会把电极和导线的接头处用钛片固定在头部的颅骨上,术后不必担心活动时导线会向下滑动。


需要注意的是,病人应避免反复触摸植入部件:避免反复触摸、揉搓刺激系统部件(刺激器、电极、导线或骨孔),这样会导致部件损坏或皮肤磨损。


5植入后接受检查事项


由于帕金森病通常是老年患者居多,可能每年会有单位或者自己安排的体检,请参照患者手册,查看检查室的注意事项。通常在拍X光平片或者CT检查时是不需要关机的,但是在心电图检查时要关机,否则无法记录到心电图。在做磁共振检查时一定要注意,3.0T的高场强磁共振是不能做的,而头部可以做1.5T的磁共振,最好在做脑起搏器手术的医院做,请植入脑起搏器的医生要把刺激器的参数做特殊的设置,而体部的磁共振不能做。如果要做一些其他部位的手术,建议联系植入医生或者拨打厂家的售后服务电话。


6术后出入特殊场所的注意事项


在经过高磁场或者有高压变电站的场所,电焊设备等,可能会导致刺激器异常关闭或者开启,建议随身携带患者程控器。一旦出现运动症状的反复,要检查刺激器的工作情况。在过机场或者高铁的安检门时,请出示植入卡片,从安检门的通道中间走过。


7早期药物剂量不能随便减


很多帕金森病患者接受手术后,感觉非常舒适和正常人一样,早期就把药减了。这样是非常不安全的。DBS手术植入后,电刺激和药物控制需要一定时间的磨合。根据病人的不同症状,医生会选择不同的靶点为病人治疗。STN靶点术后大部分病人可以在医生的指导下逐渐减少口服药,GPI靶点虽然不能减药,但是可以带来抗抑郁情绪的额外获益。术后早期需要医生给予数次程控,调节刺激参数,达到最好的治疗效果,在患者提高生活质量,疗效稳定后,才能逐渐调整抗帕金森药物的剂量。

总结

注意以上七点,注意术后早期的抗排异,运动注意事项,饮食禁忌等要点,鼓励帕金森病患者和DBS起搏器成为好伙伴,共同抵抗帕金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