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公网安备 32059002001378号

苏ICP备14052187号

患者之声

关于焦虑,我们是否过于焦虑了?

焦虑是客观存在的一种情感反应,既不可忽视,也不可不假思索地用焦虑解释一切。正确的认识、理解、面对,才是理性的做法。


一个朋友发来微信,告诉我她父亲最近调整药物之后发生的情况。“乏力、出汗、尿频,觉得比以前更重了……”。

 

她父亲糖尿病20年,7年前下肢带状疱疹,遗留了顽固的神经痛。大约半年后,他逐渐动作变慢,受累较重的刚好是发生带状疱疹的那一侧。没有人知道是神经痛导致的保护性动作减少,还是合并了帕金森病。

 

医生们通常比较倾向于用一个疾病解释发生在患者身上的全部情况,特别是当这些情况发生的时间相对比较接近的时候,专业术语叫做一元论。但事实上,有相当多的病例不得不用二元论解释。这时候,医生们会给出并列的诊断。在这些并列的诊断中,焦虑状态或焦虑症是非常常见的,尤其当症状持久而改善不明显时

 

这位朋友的父亲也是如此,在出现动作慢两年以后,他被诊断了神经痛和帕金森综合征,接受了止痛和抗帕金森的药物治疗。但是,效果并不好。因为不能确定是不是典型的帕金森病,他的帕金森病药物浅尝辄止。来就诊的时候,他的动作迟缓病程已经超过6年,用的药物只有1.25片美多巴和2片泰舒达。

 

神经系统检查发现他主要的异常表现都在双下肢:肌张力增高,双足抬起吃力,用脚拍打地面的动作完成很差。起立和行走动作都很慢,行走时,他的表情是痛苦而紧张的。他没有震颤。双上肢经过诱发虽然也有肌张力增高的表现,但相对于下肢,上肢的症状显然是过轻了。问题又回到原点:到底是一元论还是二元论?如果一元论,我能否排除帕金森病的诊断?如果二元论,显然帕金森的治疗是不足的,需要增加药物。然而对于一个已经饱尝了痛苦六七年的患者来说,他对于任何药物的调整都是抱着又渴望又怀疑的态度的



我决定先解决他的疼痛,经过慎重考虑,我首先处方了治疗神经痛的药物(加巴喷丁和神经妥乐平),同时建议他去做一个用于检查多巴胺能系统功能的检查(DAT-PET)。如果这个检查没有异常的话,我就可以排除帕金森病的诊断了。我的朋友还带他去看了疼痛门诊,于是他同时用上了曲马多。

 

当我得知PET检查结果的时候,距离上次就诊已经过去了一个月。我的朋友在微信里跟我说,“其实我觉得他的心理问题也挺突出的,他有很多复杂的想法,总是研究药品说明,看自己是否发生副作用。有时候我都希望他不认识字。我接下来是不是应该带他去看心理科了?”

 

我翻出他的病历,细细地复习了一遍。我发现,这个同时有着高血压、糖尿病、高脂血症、疱疹后神经痛的服用着六、七种药物的77岁老人,在过去的6年当中,他的帕金森病的治疗被忽视了。差一点儿,凭借他女儿提供的“证词”,他可能又要增加一种抗焦虑药物了。

 

“TA显得很焦虑。。。”虽然焦虑有明确的诊断标准,但是有时医生们也很难不受接触过程中患者流露出的情绪影响,给他贴上焦虑的标签。毋庸置疑,抗焦虑药物是一项伟大的发明,它能缓解患者过度激动的情绪,能改善睡眠,能减少因为体内5-HT调节障碍导致的一系列躯体化的症状。但,我们有时是否过高地要求了患者对于疾病伴发情绪问题的控制,从而过多地诊断和治疗了这类患者呢?




一方面焦虑从来就是我们人类这种智能生物在对抗压力时的一种条件反射。在这个充满压力和欲望的社会,人们也越来越容易在焦虑面前无处遁形。这些焦虑,有的是病理性的,有的仅仅是生理性的,跟每个人对于压力的应对方式有关。但是门诊短暂的沟通时间和鉴别所需要的专业背景使得区分不太可能,这使得抗焦虑药物处方量越来越大,并且经常在非精神科医生的处方中出现,特别是当躯体疾病久治不愈时。


另一方面医生总是会担心自己开具的处方会不会有安全之虞,因此现代的药物治疗对药品安全性的要求越来越严格。但是当使用多种药物时,合并药物的安全性医生们却很少考虑,而这却是重要而不可回避的,特别是对于老年人而言。在导致老年人跌倒的诸多因素中,同时服用五种以上药物明确增加跌倒风险。医生的每一个诊断,对老年人而言都可能意味着很多。因此,“对于合并多种躯体疾病的老年患者,在考虑焦虑时需要更加细致的精神检查,包括既往的性格特点和应对模式,以评估焦虑的程度以及用药的必要性。”一位心理科医生这样说。

或许真正应该焦虑的,其实是医生对患者焦虑的焦虑。




作者信息:北京协和医院 王含教授

本文转自“PUMCH帕友家园”


互联网技术的革新让帕金森患者免于奔波治疗

很多老年人深受帕金森病的困扰和折磨……

那么帕金森病怎样更加有效的治疗和预防呢?


帕金森病的传统治疗让蔡大伯身心疲惫


两年前,70岁的蔡大伯突然出现了肢体震颤、肌肉僵直和行动迟缓的情况,接下来他面部表情也越来越少、写字越写越小,还经常流口水。去医院检查,他被确诊为帕金森综合症。


起初朱大伯服用药物效果还不错,但一段时间后症状又开始严重起来,不得不采用脑起搏器(医学术语叫:脑深部电刺激器)来进行治疗。因为家住温州,每隔两三周就要来杭州的医院调试一次脑起搏器,这让蔡大伯及家人感觉身心疲惫。


帕金森综合症药物治疗5年以后,效果会逐步减弱,随之而来的是一些副作用。因此,临床上建议部分适合的患者接受脑深部电刺激治疗,即安装“脑起搏器”。脑起搏器让人体的神经发生反应,控制身体不再出现颤抖等帕金森症状。


互联网技术的革新可以让患者免于奔波


“现在通过互联网技术,医院通过网络远程调试,就能完成编程,将设备调整到最合适的状态。也就是说,患者足不出户就能在医生评估下进行刺激参数的调节,方便了不少。”树兰(杭州)医院(浙江大学国际医院)疑难病多学科会诊中心主任胡华表示,通过远程随访,该技术使得患者能够远程获得程控专家的术后调控服务,大大降低了患者往返于大医院进行术后程控的交通和时间成本。



此外,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功能神经外科主任孙伯民教授及其团队,将成为树兰(杭州)医院无线远程DBS技术的专家团队支持,提供手术、术后管理、咨询等服务。比如发现患者情况异常或者病情严重,树兰医院iMDTt树兰会诊中心会及时与该团队实施远程疑难病会诊。


本周日,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瑞金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医师李殿友联合树兰(杭州)医院(浙江大学国际医院)脑科中心专家开展“帕金森病和无线远程DBS治疗”公益讲座及专家义诊,将送出50个专家义诊号,欢迎到场咨询。

报 名 方 式

1、关注“树兰医院”官微,回复“帕金森+姓名+电话”
2、拨打热线电话0571-56757046报名



时间7月17日(周日)上午8:30-11:00

地点树兰(杭州)医院20楼大会议室



温馨提示

1、报名截止时间:7月16日(周六)17:00。

.2、每人限预约1个名额,勿重复预约。如放弃报名需提前一天请工作人员帮助取消预约。

3、活动当天请带上以前的相关检查资料、记录,方便为院士、专家提供更多诊疗信息。

4、树兰医院地址:杭州市下城区东新路848号(中大银泰城北侧)。



本文转自“树兰医院”。


来自欧洲帕金森病协会的科普文章--PD患者的流涎现象及处理

原文来源: http://www.epda.eu.com。EDPA即European parkinsonism disease association(欧洲帕金森病协会),它是欧洲唯一的帕金森病伞形组织,有着近25年的全球帕金森病社区工作经验。在2016年国际运动障碍大会上,王含教授和EPDA的工作人员达成共识,EPDA同意并很愿意“PUMCH帕友家园”微信平台转载他们的内容,并希望能帮助更多的中国PD患者。


640.webp (25).jpg


PD患者的唾液过多和流涎现象


唾液在咀嚼、吞咽中起到重要作用。看似水样物质,实则内容丰富,其内所含有的酶对食物消化吸收十分重要。很多PD患者对唾液的控制不佳,导致其分泌过多或流涎,亦可表现为口干或其他进食问题。
我们每天都要分泌大约1升的唾液,常人可在不经意间自行将其吞咽。但是在PD患者中,吞咽功能可能受累,唇部密闭困难,那么产生并囤积于口腔中的唾液就会溢出或漏出,从而导致流涎
PD患者的姿势异常(头部前倾前屈、下颌相对向内下)会导致唾液向口腔前部流动、囤积,从而增加唾液控制的困难系数。
50~80%的PD患者可出现唾液过多和流涎,其中男性较女性更为常见。鼻腔分泌物过多在PD患者中也很常见,可表现为鼻涕过多、咳嗽、打喷嚏,上述表现如果夜间发生则会影响患者的睡眠
流涎可影响患者的社会活动,造成不少尴尬情景。衣服可能会被唾液弄脏,因为口腔中储存的唾液、可能会有口腔异味,也会导致口腔周围皮肤的刺痛
如果出现唾液误吸(本来应该流入食管内,而错误的进入了气管、肺中),可能会导致吸入性肺炎。良好的唾液控制对患者的生活质量和安全都是十分重要的。下面我们就对此进行介绍。


640.webp (26).jpg


接下来的建议将帮助你改善唾液过多的情况:


小口饮、勤喝水,把唾液冲刷下去。
常咽津,尤其在吃饭前有意识的先多咽几次口水。
头常抬,尽量坐直,使唾液能更好的从咽后部往下流,吞咽起来会更容易些。
适当减少乳制品,因为它可能会引起一些人口腔粘液分泌增多。但是请注意,牛奶提供钙和其他营养物质,这其实是有利于健康的,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适当调整
适当咀嚼口香糖或者含一块儿糖,会促进你的吞咽意识、促进唾液分泌、缓解口干,当然前提是你可以执行、完成这些动作,量力而行。
平时尽量减少甜食摄入,因为它们会促进唾液分泌。
勤刷牙,特别是饭后,有助于减少口腔感染。


640.webp (27).jpg


唇部功能锻炼


这些简单的动作将帮助你更加能紧闭唇部,改善其功能,减少流涎。维持每个动作,然后开始计数,从1数到4后放松,每个动作重复至少5次:


尽可能闭紧双唇。
做大笑的姿势。
唇部做出想要亲吻别人或吹口哨的姿势。
唇部做出抽烟的姿势。
坐直,用嘴唇夹住一个棒棒杆子或钢笔,维持这个姿势并每30秒咽一次口水,共持续5分钟。
每天都用力吞咽口水。


640.webp (28).jpg


本文转自“PUMCH帕友家园”。

翻译总结:北京协和医院神经内科 徐丹。